磷酸三乙酯|阻燃剂TEP|亚磷酸三苯酯|抗氧剂、稳定剂TPPi|磷酸三苯酯|阻燃剂TPP|磷酸三2-氯丙基酯|阻燃剂TCPP
   
联系我们

联系人: 邵君( 先生,国内国际部经理 )
电话: +86-0512-58961066
传真: +86-0512-58961068
手机: +86-18921980669
E-mail: sales@yaruichem.com
地址: 江苏省张家港市杨舍镇东方新天地10幢B307
Skype: yaruichem@hotmail.com
MSN: yaruichem@hotmail.com
QQ: 2880130940
MSN: yaruichem@hotmail.com Skype: yaruichem@hotmail.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光伏抄底王” 中海油“止血剥离”

光伏抄底王” 中海油“止血剥离”

来源:邵君( 先生,国内国际部经理 ) 发布时间:2014-2-10 14:42:31
光伏抄底王”中海油“止血剥离”熔盛重工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向认购人发行10亿港元于2016年到期的7厘可换股债券,该债券初步兑换价为每股股份1.05港元,较前一日收市价1.24港元折让约15.32%。假设按初步兑换价悉数兑换可换股债券,则全部可换股债券可兑换9.52亿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约13.61%
 
  查看联交所披露的最新股权信息,参与上述认购的正是之前抄底光伏的资本大佬郑建明。
 
  当所有人对郑建明的认知还停留在光伏“抄底哥”之时,郑建明已悄然调转枪头抄底造船业,一跃成为熔盛重工的第四大股东。
 
  上月底,熔盛重工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向认购人发行10亿港元于2016年到期的7厘可换股债券,所得款项净额约为9.93亿港元,用作营运资金、一般企业用途及清偿公司的贷款。
 
  公告显示,上述债券初步兑换价为每股股份1.05港元,较前一日收市价1.24港元折让约15.32%。假设按初步兑换价悉数兑换可换股债券,则全部可换股债券可兑换9.52亿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约13.61%
 
  查看联交所披露的最新股权信息,熔盛重工大股东综合名单显示,创始人张志熔仍为第一大股东,持股40.75%;麦少娴持股16.67%;陈强持股15.94%;王平和郑建明并列为公司第四大股东,合计持股13.61%
 
  而郑建明正是之前抄底无锡尚德的资本大佬。
 
  据熔盛重工公告,此次可换股债券的认购对象为博大宏易(一期)基金和宏易胜利投资有限公司。其中,宏易胜利是由王平全资拥有的投资控股公司;博大宏易(一期)基金由博大宏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管理,该公司由阳光博大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宏易胜利共同拥有。
 
  记者进一步查阅发现,阳光博大是一家中资背景的民营私人金融控股公司,其立足于香港与上海,利用现有的香港、上海、新加坡牌照及团队,致力拓展泛亚太地区及欧美客户。该公司旗下拥有阳光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博大证券和博大资本国际有限公司。
 
  在上证报之前对顺风光电收购无锡尚德的系列报道中,曾质疑其巨额资金的来源。对此,郑建明掌控的顺风光电曾发布公告称,顺风光电与博大资本订立融资资讯协议,博大资本已同意就贷款向公司提供融资咨询服务,而公司亦已同意在取得贷款当日向博大资本支付融资咨询服务费用。公告同时说明,博大资本实为郑建明100%持有。
 
  郑建明之前抄底无锡尚德、押注光伏业已让业界哗然,此番又借可换股债券入股熔盛重工,其背后的意图自然备受关注。对此,熔盛重工的公告显得模棱两可,仅表示认购协议为公司致力吸引具有共同业务愿景的独立重大股东的举措。同时,发行可换股债券亦是为了扩大公司的股东基础,改善公司的流动资金水平,节省公司的融资成本。
 
  “了解郑建明过去的话,其选择熔盛重工或是意料之中的。”一位市场人士表示。
 
  其实,在熔盛重工、顺风光电之前,郑建明一直是以一个成功的房地产开发商面目出现的,而其介入的时机也往往是房地产业的底部。2012年底,正值光伏行业跌入谷底之际,行业内企业几乎全线陷入亏损,郑建明选择在此时出手,精准抄底光伏业。此后,更是一连串并购动作从未间断。
 
 新能源(公司)已决定撤销,除了两处煤制气项目,其他项目均将被剥离。”16日有中海油总部人士向记者证实了这则传闻。
 
  中海油新能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新能源公司)成立于2007年,是原中海油董事长傅成玉十分看重的利润孵化器,它主要包括风电、煤制气、动力电池、生物质能、太阳能及氢能等业务,一直被中海油列为其六大业务板块之一。
 
  然而,自成立以来除2012年盈利外,新能源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被剥离是早晚的事情,“公司是靠效率和回报生存发展的,只是理念正确而长期没有回报的业务不应该长存”,有知情者认为。
 
  事实上,不仅中海油,中石化和中石油也在缩小在新能源、特别是风能等概念领域的投资,以便在目前情况下更多盘活资产。
 
  “目前新能源、特别是风能等领域并没有可以实现的盈利环境,不论政策法律环境还是硬件设施都不具备合适的投资环境,也许等一些小公司通过自己的优势改善投资环境后,石油央企再通过股权收购的模式进入更合适。”上述知情人士称。
 
  反观国外,正是采用这种模式,在2009年页岩气革命前,美国非常规资源市场也主要是以中小公司为主,直到XTO等中小公司突破了技术瓶颈后,埃克森美孚等才迅速出手全资收购了这些中小公司,进入这个领域——200912月埃克森美孚一次斥资400亿美元全资收购XTO即是明证。
 
  止血新能源
 
  撤销新能源公司并非是中海油高层的一时性起,2011年即已现踪迹。
 
  据了解,新能源公司始建于2007年,经过6年发展,业务已覆盖风能、煤层气及其装备制造等多个领域:不但在上海等地投标海上风电,而且还斥资收购天津力神股权,“总投资多达百亿元”。
 
  然而,除2012年盈利993万元外,其他年份新能源公司均未盈利。
 
  这一方面因为新能源开发启动不久,生产装备成本、工艺等成本难以快速下降,更重要的是新能源开发的外围环境尚不配套,“不论新能源制造还是新能源装备制造开发都缺乏好的环境”。
 
  2010年,国家发改委招标风电,中海油也参与了投标威海风电项目,然而由于报价远高于对手,中海油只能黯然退出。当时中海油人士就表示,在当时,那么低的价格根本无利可图,我们没法接受。对于威海的海上风电项目,在公司内部,近期也没有再提起。
 
  更重要的是,已开工的项目也不得不遭遇因电网配套跟不上等问题被迫“弃风”,这令中海油高层不得不开始考虑其出路。
 
  2011年起,中海油开始放缓新能源领域的投资,不但鲜见投资,而且新能源再也不是公司决策层专注的重点,“2012年后,再也不见大会小会讲新能源公司的重要性,而且逐步暂停这方面的投资”。
 
  上述知情者透露,由于天津力神等是中海油直接投资的项目,因此收归总公司就可以了;相反上海、内蒙古等地的多个风电项目就不得不寻找买家进行收购了。
 
  至于已获得批文的内蒙古和山西的两个煤制气项目,将予以保留,并入天然气板块。
 
  事实上,对于新能源投资,石油央企们从一开始就出现三种路线:中石油只发展煤层气、煤制气、页岩气等相关领域;中石化则口号“喊得震天,下手极为审慎”;只有中海油一开始力度就很大。
 
  随着新能源公司的解散,石油央企们的新能源投资梦暂告段落。
 
  热潮退去
 
  中海油新能源公司的裁撤,无疑宣告了中国新能源投资、特别是国企投资的一轮热潮终结。
 
  “我认为能源投资热潮总是伴随着油价等传统能源价格暴涨而来,现在中国电荒问题缓解了,新能源的投资、特别是风电等的投资热潮也就告一段落了。”上述中海油总部人士称。
 
  不完全统计显示,目前中国风电装机容量居全球第一,至20136月累计装机容量达8000万千瓦时左右,然而并网装机容量仅80%左右,“弃风”现象普遍存在,这不仅使风电开发商投资收益大打折扣,甚至已经影响到投资商向风电领域的进一步投资,风电发展陷入了阶段性的发展低谷。
 
  之所以如此,即因为国内电荒现象缓解了,更重要的是中国风电的投资环境还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
 
  有风电行业专家就指出,目前很多风电场都建在西部和内蒙古等地。这些地方基础设施比较落后,引入风电项目更多是为想为装备制造招商铺路,并不真心实意建风电场,“因此其解决风电上网的动力就不足”。
 
  然而,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却属于严重“靠天吃饭”的能源,其对配套上网电力设施的要求很高,要求国家电网等大量的投资建设储能设施等基建设施,因此又需要电网等相关企业的配套。
 
  “2011年以来,为了玉树等不通电地区的建设,我们已经投资很大了。”有西部国家电网人士坦言:“但实话实说,我们并不愿收这些电,成本高、损耗大,而且电网建设总赶不上电站建设,有些电站有弃风现象也属正常。”
 
  而上述中海油人士也表示,随着尼克森并购的完成公司需要大量资本开支投向加拿大,因此短期内不会再投资新能源项目了。
 

张家港雅瑞化工有限公司以磷酸酯阻燃剂出口为主公司主要出口市场磷酸三乙酯(阻燃剂TEP)磷酸三苯酯(阻燃剂TPP)磷酸三(丁氧基乙基)(增塑剂TBEP)更多详情请登录张家港雅瑞化工有限公司官网:http://www.yaruichemical.com